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1967.3.24中情局每周总结:中共内斗持续

1967年3月16日一份大字报引述聂元梓的话说中央正在开会讨论夺权问题。3月18日捷克驻北京记者看到一张传单说中央会议正在北京召开。至少一名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被确认从外地来到北京。中情局推测这个会很可能和去年10月中共秘密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性质相同,会议目的应该与各地政权该组有关。
2月时,舆论经常批评红卫兵不成熟、缺少纪律性。但近来风向明显变化,上海《文汇报》说任何利用红卫兵的相对少量错误来反红卫兵的都是反革命,红卫兵从来没有走得太远。
3月11日以来,北京几乎每天都有组织良好的大型红卫兵集会,批判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谭震林,而且往往有大批军人参加。另外也有零星的批判指向李富春、李先念。虽然这三位副总理都是周恩来的属下,周以前也保过这几人,但周的地位没有收到影响。
共产党显然在全国和地方层面都在利用军队代替瘫痪的党政机构,广东和湖北看起来已经被军队接管。2月时中共让军队组织春耕,3月18日又让军队支持工业生产。这不是说让士兵直接参加生产,而是用建制完整的军队作为行政机构来传达和执行命令。




出处: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



1967.3.22莫斯科电台对古巴用西班牙语广播西藏和香港局势

到西藏大串联的红卫兵暴力摧毁文化和历史古迹,但西藏驻军长官张国华对红卫兵不感冒,张仍然牢牢掌权。
中国局势糟糕,近来逃港人数增加,也引发中共对港政策改变。过去一年美军船只停靠香港近五百次,现在中共突然提出抗议。事实上,美舰停靠香港补充给养的开销有部分资金最终落入中共之手。

出处:FBIS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

1967.3.21英国外交官报告天津见闻

两名英国外交官3月18日、19日去天津,想必是例行的去天津港口拿东西。
他们发现天津充斥庆祝文化革命胜利的味道,庆祝革命代表会议召开。外交官猜测是各系统分别召开代表会议,选出代表参加全市总的革命代表会议。(按:猜的不错。3.16天津市贫、下中农代表会召开,3.17市级机关干部会议召开,3.18天津大专院校红代会召开,3.21天津中等学校红代会召开,3.22天津革命职工代表大会召开)
外交官在天津饭店看到一张大字报,列举20余名被打倒的原天津领导人名,当他做抄录时,有干部告诉他这是内部文件可看不可抄并要他交出记录,他就当面撕碎记录却把碎片装在口袋里带回。
外交官评价李雪峰是刚逃离北京的炒锅,又遇到天津的烈火。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 FCO 21/9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1967.3.20《杭州日报》第三版

首都三司驻杭州联络站撤离杭州前3月17日发表《向英雄的浙江人民告别》,因为中共不认可浙江造反派夺权,决定军管;
杭州到宁夏永宁县下乡的知青在文革中借机返回杭州,迫于压力以“打回宁夏去,就地闹革命”的名义再度赴宁;
有人反对以宣传毛思想的名义随便建立文工团,脱离原单位内部事务,并且索要经费。

出处:http://118.145.7.53/D330100hzrb/1967-03/20/mpml.files/nb.D330100hzrb_19670320-003.pagepdf.1.pdf

2017年3月19日星期日

1967.3.19中央文革小组四周来第一次公开露面

本日周恩来携同中央文革小组多名主要成员出席北京市贫下中农代表会议,这是2月22日以来中央文革小组第一次露面,上次是参加北京市三个大学生红卫兵司令部的联合仪式。
中情局认为中共内部仍有分歧,3月11日来谭震林一直被激烈批评,其他几位副总理也受到零星的攻击,还有大字报专门维护周恩来。




出处: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

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

1967.3.18浙江省革命造反联合总指挥部《红色风暴》第10期(四版)



1.解放军和无产阶级革命派永远心连心  2.保持无产阶级革命早节  3.通告——坚决制止偷、抢、砸、打、骂、逼、封、罚等不良现象  4.杭师“东方红”上好复课闹革命第一课  5.为霍会兰的一张大字报喝彩  6.揭发曹仁祥材料选登  7.致“红暴会”广大革命同志  8.照片、漫画




出处:浙江陆文光收藏

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1967.3.17水电部革命造反委员会关于积极完成水利工程计划,做好防汛准备的紧急呼吁

1967年3月17日,水电部革命造反委员会发下这个紧急呼吁。
文中说对抗旱和防汛要有两手准备,不能片面考虑、麻痹大意。有些地方在抗旱时,采取封江堵河、拦河打坝、破堤引水等临时措施,必须注意在洪水到来前,做好充分准备保证安全行洪。
水电部造反派呼吁物资生产供应和运输系统的“革命战友”,对水利建设和防汛急需的钢材、水泥、机电排灌设备、草袋、铅丝和燃油料等物资的生产供应,能优先给予支援。还呼吁气象部门及时提供气象预报资料。不知这两个呼吁是否得到了回应。
4月5日,安徽省水利厅红色革命造反团、安徽省水利厅联名向各地水利局、处和淮河修防局转发这份紧急呼吁,其中提到:去年因抗旱所挖的堤防缺口还有很多尚未堵复或堵的质量不好,这都影响防汛安全,必须立即按标准堵复。另外对于有问题的水库工程,要组织专人检查。
4月21日,安徽省军管会合肥市工作委员会转发省水利厅的文件给长丰县和郊区的“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滁河干渠指挥部。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6-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