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

1967.5.27中情局通报中国银行香港分行经理鼓励职员反抗港英

港英准备撑住三个月,中共就要斗争六个月,拖垮港英纸老虎。职员家中要储备两三个月的食物,大米、罐头、咸鱼等,如果没有钱买可以从银行无息借款,到斗争胜利后再还。斗争中受伤、丧命或被遣返大陆的,中共都会优待,包括抚恤家人、保留工资、安排好职位等等。





出处:Activities of the Bank of China, Hong Kong, in support of local disturbances outlined.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7
May 1967. U.S.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line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1967.5.26浙江农业大学革命造反总部《钱江评论》创刊号

文章列表
1.创刊词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2.浙江省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江华的三反罪行一百例  3.评红暴派“五月北上”的破产  4.首都专楸叛徒联合兵团、省联总浙农大造反总部联合调查团通告  5.叛徒左达落网记  6.陈伟达与特务

第一版的毛像看起来是眼瞎了;二版批原浙江头目江华,把他评毛的言论与林彪所讲做对比;三版批判浙江大造反派“红色暴动”到上海请愿的破产;四版是揪特务专版,以查出杭州大学副校长左达30年前从“反省院”认罪出狱为例。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1967.4.26日本《产经新闻》北京报道宋任穷被批判

主政东北的宋当时是中共中央六个大区局头目中唯一尚未被打倒的(华北李雪峰地位已下降),但辽宁大学831红卫兵今天在北京贴大字报批判宋是谭震林式人物,称宋坚持资反线,在夺权阶段支“辽联”这一派而打另一派。


出处:FBIS 1967.4.27

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

1967.4.23郭沫若拒绝邀请去莫斯科开会、苏联批判中共孤立主义

郭沫若拒绝接受邀请出席苏联4月20日在列宁97岁生辰时举行的“加强国际和平”列宁国际奖金委员会颁奖典礼,原任该委员会副主席的郭还声称要退出这个组织。新华社的消息称:该委员会原本以斯大林命名,但苏共20大反斯大林后就盗用列宁的名义篡改名称,连世界革命的大叛徒赫鲁晓夫都得到列宁和平奖,这是对列宁的侮辱。
另外,中共还拒绝出席最近在贝鲁特举行的亚非作家会议,该会要讨论反抗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追求民族解放的问题。

出处:美国FBIS Daily Report,1967年4月25日;杭州日报,1967年4月23日。



2017年4月22日星期六

1967.4.22合肥军管当局拒绝修改搬运行业分配制度

文革中不少人在政治斗争的掩盖下谋求经济利益,不过中共也很狡猾。当局虽然承认现行分配制度受走资派影响有不合理之处,但要放在运动后期解决,目前仍保持不变,至于税法更不能修改,应缴税款不得拒交或退还。



来源:合肥档案馆012-01-0006-023

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1967.4.21安徽省军管会合肥市工作委员会请求解决文化大革命经费:

1967年初安徽拨给合肥五万元用于文革,其中三万给长丰县的农村运动,两万用于市内群众组织。这些钱很快就用完,而合肥又新成立33个组织,成员超过50万人,他们都伸手要钱,所以合肥市请求省里再拨下十万元。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6-016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1967.4.17小客车设计革命造反会议纪要

会上批判走资派把小客车作为享受工具,以标志自身特殊地位,以致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制造的车上出现过景泰蓝、象牙雕刻、镀金子、镶珠宝、洒香水。
彭真曾说:“世界上还有帝王将相,他们要来我国访问,我们是个大国,要把我国最好的东西都装在‘红旗’车上”。第一辆红旗三排座车试制出来,就被彭真占用了。某人嫌这种三排车还不好,说:“因为我的孩子多,要把中间一排两座改为三座。”
造反者提出小车的造型具有强烈的阶级性,要从政治上爱护坐车的干部,不要给他们制造糖衣炮弹。






出处:《铁道车辆》196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