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1967.2.16英国外交部对当前文革局势的评估


英国人观察很细致,这篇评估基本准确,实在难得。
目前局势有两个重要动向:第一,部分地方成立临时权力机构;第二,共军直接介入文革,支持所谓革命派。
这些新建立的“三结合”权力机构把中共和政府合并在一起,但人员大大减少。
军队被命令介入文革以恢复秩序,显然是因为中共高层对于政治运动带来的混乱和生产失序感到不安,当局花大力气来确保春耕不受干扰。但多种因素会阻碍恢复秩序的努力:第一,中央发布的命令含混不明,地方上不知所措;第二,不少在位者必然会阻挠被夺权,当然没有迹象表明存在全国范围内协调一致的反夺权;第三,革命派内部不统一,现在报纸上充斥对极端民主和无政府主义的批判;第四,任何政府都需要有能力的干部才能运转,虽然官方强调大多数干部都是革命的,但夺权者能留用多少干部还难讲;第五,军队内部也不一致,而且如何判断那一派是革命派也很麻烦,很有可能军队在有些地方会支持原有的干部。
总的来说,毛仍然在控制局势,虽然有混乱,但也有人比如周恩来在努力维持秩序。虽然内战的可能性无法排除,但更可能的是僵局导致激进化政策遇到挫折,毛被迫让步。
最近的中苏外交纠纷没有导致断交,目前没有新的证据能改变以前的判断,即文革的主要目标是对内而非对外。
英国外交部特别提醒各使领馆,在与别国分享这一观察时要说明这只是初步结论,毕竟信息欠缺、文革局势发展变动又很快。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_21_9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1967.2.14中情局情报通报:毛泽东对日共谈中共对美国态度



196611月间,毛泽东在北京接见一位亲中共的日共领导。
毛泽东说中国无意同美国作战,至少在预计1969年上半年装备可打到美国本土的洲际导弹之前不会对美作战。
谈到越南战争,毛说假如美国加紧对越武装行动的话,中共考虑在本土建立可供越南人使用的反击基地。在这方面要吸取阿尔及利亚的教训,他们的革命军为避免遭受法国军队的打击就撤退到突尼斯。通过文革解决中国国内问题后,中共能更好的援助北越。
根据日共领导的观察,毛泽东的身体健康在他同龄人中属于很好的。这位日共领导和夫人陪同毛在天安门一起接见红卫兵,当时毛泽东站了约6个小时。毛说如果他不在台前站着的话,下面的红卫兵就停下来不走,这就会导致整个队伍的秩序混乱。而周恩来站了约两个小时,就累得下楼休息去了。
毛看起来很容易动感情,每当提起前日共领袖德田球一(按:前日共总书记,1950年代初流亡中国,1953年病逝于北京,1955年中共才公布他的死讯。他的遗孀19672月被开除日共党籍,现住北京)时毛就会流泪。
这位日共领导人还评价了江青,说她并不是突然被提升到高位的,之前她负责的农村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出处:美国DDRS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1967.2.13合肥外贸公司上报第一季度工作安排

从行文上看不出文革对该单位正常工作的冲击,但后续发展表明政治运动确实影响到生产。该公司一季度计划收购外贸商品231万余元,实际收购175万余元,只完成3/4的计划。为帮助长丰县灾民,该公司继续雇佣灾民制作皮背心,而分拣不同花色猪毛的工作太过复杂,村民民干不下去。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9-01-0036-001/005

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1967.2.11中共围困苏联驻华使馆情况

1967.2.11 中共围困苏联驻华使馆情况
29日中情局的信息通报,中共加紧暴力围堵苏联驻北京使馆,意图显然是让苏联人自己滚出北京。苏联使馆事实上已被封锁,中共还在进一步使得苏联人难受。中共禁止苏联外交官外出,声称这是避免出门后遭遇严重冲突。东欧国家驻华外交官就把食物和其他必需品带进苏联使馆,但中方警告他们继续这么做的话,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蒙古和其他国家外交官提出他们享有外交保护权,中共外交部回复说这是资产阶级制度的残余,而现在中国正处于革命中,不再遵守资产阶级的规范。自从1月末,中方服务员就撤出苏联使馆,如果使馆内的燃料和食物消耗完毕的话,使馆就不能再维持下去,更何况中共可能随时切断水和电的供应。但苏联人还在坚持,希望熬过这次危机(按:事件由125日中国留学生在莫斯科红场与苏联警察发生冲突引起)。21日,驻新加坡的塔斯社记者告诉别人说苏联不会首先断绝与中国关系,但也有可能撤离全部外交人员而不宣布断交。

211日美国驻巴黎大使馆电报,法国外交部向美国公使提供法国驻华使馆发来的信息:北京显然在试图迫使苏联主动与中国断交。中共继续在挑衅苏联人,拒绝苏联专机飞往北京。保加利亚大使之前说既然苏方批准两架中国专机飞往莫斯科以接回中国留学生,那中方也应该批准苏联的专机申请。但法国外交官说这个逻辑未必适用于中共。苏联代办考虑通过普通商业航班将苏联外交官家眷送出中国,并派出8人前往航空公司买票,上午11点出门后就被抗议人群拦截,要求交出他们的摄影机。代办又派出两名外交官解救这8个人,但同样被围在一起。中共外交部就此事打电话给苏联代办,代办同意要求下属交出摄影机,但事实上这10个人根本没有带摄影机,直到次日凌晨3点他们才被送回使馆。东欧驻华外交官普遍认为中共采取这种敌对态度,是出于对越南、新疆和国际共产党会议这三个问题的担忧。第一,北京不愿意看到北越与美国谈判,就故意刁难苏联,试图迫使苏联停止通过中国向越南陆路运送苏方军援,以此把越南问题完全变为中共事务。第二,新疆头目王恩茂对中央的忠心受到怀疑,据称王试图与苏联建立联系,而且中共的核弹基地据说也在新疆。第三,国际共产党会议问题。当然也有可能中共试图通过此次危机削弱苏联使馆的情报和行动能力。

214日中情局信息通报,中共自212日起突然停止了对苏联外交官的围攻,原因不明。211日中共举行大型反苏集会“愤怒声讨苏修法西斯暴行大会”,周恩来和陈毅出席讲话。周发言要求中苏双方把各自分歧公开化,这显然意味着中方回到之前的口头争端立场(按:周的原话是说“真理在我们手里,我们坚持摆事实,讲道理。我们要揭示他们背判马列主义,投靠美帝国主义的本质。我们主张把一切问题摆到桌面上来,进行堂堂正正的政治斗争和理论斗争,我们不要做他们的特务工作。我们没有冲他们的大使馆,也没有必要冲他们的大使馆,我们也没有打他们的人,我们允许他们的外交人员进行正常的活动,只有当他们挑衅的时候,我们才给予必要的回击。”《人民日报》次日的报道没有提及周的讲话,只是全文发布了陈毅的讲话)212日,中共外交部通知苏联人只要不采取挑衅行动就可以安全地出入大使馆,至此苏联外交官差不多已被禁足于大使馆内长达一周。苏联使馆外的抗议人群也消失了。213日,中共对莫斯科至北京列车的骚扰也停止了,塔斯社报道中国口岸官员还第一次接受了苏方列车员对之前遭受骚扰的书面抗议信,中国工作人员奉命撕掉了之前在北京等站贴在苏联列车上的反苏标语。

 出处:DDRS









2017年1月25日星期三

1967.1.26中情局情报通报:石家庄、广州红卫兵被打死

1967.1.26中情局情报通报:石家庄、广州、武汉红卫兵情况
一、196612月中旬大批红卫兵从北京乘火车返回广州,途径石家庄车站时闻到强烈的臭味。车站人员禁止红卫兵下车,威胁说将杀死下车者,还说恶臭源自焚烧被工人打死的红卫兵的尸体。列车在石家庄停留了近20小时,红卫兵被迫留在车上,也没有食物。铁路工作人员对红卫兵的反感非常明显。
二、1967113日至17日期间,广州市面上见不到着装公安,街道巡逻和交通指挥工作由带枪士兵和佩戴袖章的红卫兵执行。很多餐馆都要求食客先付钱再吃饭,以防止红卫兵吃完不付钱就走。广州纸厂某人说1月初该厂年轻工人已组织两拨赴北京串联交流革命经验,每人先发100元,到北京后再发100元,第三拨人还要去。
三、广州华侨旅店某人说1月中旬汽车厂工人和红卫兵发生激烈冲突,两名工人、三名红卫兵死亡,大批公安出面制止了武斗。
四、19661227日至29日广州至汉口的火车上,8名红卫兵打伤2名检票员,车上的士兵拘留了这些红卫兵并在长沙站交给公安带走,车上其他红卫兵抗议也没有用。列车停靠衡阳站时,能看到几百米外一架刚失事不久的飞机,车站上卖水果的说这架飞机属于附近的空军航校,而且两个月前还有两架飞机失事。汉口的市面很平静,没有冲突迹象,不过武汉长江大桥的守卫增多了。汉口某旅店前台建议客人不要前往南京和上海,因为那里有乱子。

出处:美国DDRS







1967.1.25首都三司主办《首都红卫兵》报第25期

本期4则司令部通告很有意思,比如开除新北大井冈山、不承认三司文艺部、责成北京政法学院政法兵团开除首领。第2号通告提到1966年1月5日北外六一六红卫兵写大字报《周恩来你要干什么》,被苏联、南斯拉夫、日本、德国等国电台广播用来攻击文革,损害国家声望,故此开除北外《六一六红卫兵》。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1967.1.24法国对文革最新局势的观察

这是法国外交部交给美国驻法大使馆的四份备忘录之一,当时美国没有驻华机构,所以同其他有驻华使馆的国家交流对华观点和信息很密切。当时国外观察家普遍把造反派视作拥毛派、把保守派视作反毛派,这是很严重的误读。法国人正确地注意到共军内部对文革有不同意见,比如北京出现抨击朱德、贺龙、肖华乃至林彪和江青的大字报。毛泽东最近号召军方应介入文革,难以预料这会起到什么效果,可能会加剧纷争,也可能会稳定局势。





出处:美国DD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