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星期四

1968.6.28北京市高级法院关于不准离婚的判决书

最高指示

要斗私,批修。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68)高民监字第177

申诉人:史德宏,男,三十八岁,京西矿务局干部。
被申诉人:潘秀兰,女,三十五岁,中共湖北省咸宁地委干部。
案由:离婚

史德宏和潘秀兰于一九五二年自主结婚,感情一般,生有子女二人(女孩小玲,十四岁;男孩小夏,七岁)。近几年来,潘秀兰的思想起了变化,在婚姻家庭问题上的资产阶级思想一度占了上风。因此,一九六四年潘秀兰以包办结婚,没有感情为理由,诉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要求与史德宏离婚一九六五年六月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以(64)门法民审字第101号判决书判决双方离婚。史德宏不服,上诉。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65)中民婚字第467号判决书仍判决双方离婚。史德宏不服,为了继续争取和好,向本院申诉。

本院认为:潘秀兰与史德宏在结婚以前就认识并互送礼物,足以证明是自主结婚,并非“包办”。所谓“包办结婚”不是事实。至于“没有感情”,完全是由于潘秀兰的资产阶级思想发展的结果。这是社会主义婚姻家庭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激烈斗争。对资产阶级思想必须从各方面进行批判和抵制,决不能让它自由泛滥,决不能让它破坏社会主义的婚姻家庭制度。只要潘秀兰以“斗私、批修”为纲,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批判和克服自己在家庭问题上的资产阶级思想和行为,双方的婚姻家庭关系是完全能够改善和巩固下去的。

毛主席说:“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人民法院处理婚姻家庭纠纷,必须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观点,阶级分析的方法,分清是非,坚决地批判并抵制资产阶级思想。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批准潘秀兰与史德宏离婚的判决书,撇开了感情变化的原因,回避了两种思想的阶级斗争,是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唯感情”论的产物。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的处理,仍然没有摆脱这个反动的婚姻观点的影响,未能纠正原审法院的错误判决。所以这两个判决书都是错误的,应于撤销。

据此,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65)中民婚字第467号判决书和门头沟区人民法院(64)门法民审字第101号判决书。

二、不准潘秀兰和史德宏离婚
                           
一九六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2018年2月14日星期三

1968.2.14多家外媒报道中共与外国关系

《太阳报》评价中苏18年前情人节签署的盟约早已被抛之脑后
SINO-SOVIET LOVE LOST: VALENTINE DAY ALLIANCE SIGNED 18 YEARS AGO
Wu, Edward K
The Sun (1837-1991); Feb 14,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The Baltimore Sun
pg. A6


英国《卫报》引述中英贸易协会报告,称去年英国对华出口增长20%,但进口减少(由于中国生产受到文革冲击),使得多年来英国首次对华贸易出现盈余
Exports to China up by 20 p.c.
The Guardian (1959-2003); Feb 14,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The Guardian and The Observer
pg. 14


得州报纸The Austin Statesman刊登华盛顿邮报驻香港记者发来的报道,评论中共在外交事务上放低调门,逐渐恢复平常
Red China Gets Back To Normal
KARNOW, STANLEY
The Austin Statesman (1921-1973); Feb 14,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The Austin American Statesman
pg. 30


南华早报从巴黎报道法国将向中国出售50万吨(10亿斤)小麦,接下来几周就能到货。中国原本想在买法国小麦的同时向法国出售1万吨猪肉及肉制品,但因为卫生原因法国不能接受,最终中方愿意不加条件的购买法国小麦。
France to sell China 500,000 tons of wheat: Paris, Feb. 13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46-Current); Feb 14,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g. 11

2018年2月13日星期二

1968.2.13张家口地区革委会关于遵守时间的规定

按:文革中各地的革命委员会基本上都是在经过了派系间激烈斗争后才得以建立的,而这种斗争一般都破坏了原有的工作、生产秩序,结果也就是俗称的“天下大乱”。
下面这份文件是张北县革委会转发张家口地区革委会的《关于遵守时间的规定》,从中就可以看出当时无论是开会、影剧院还是娱乐晚会都不遵守时间了,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一些掌权者迟到以至于必须推迟活动。

~~~~~~~~~~~~~~~~~~~~~~~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文件
6810

最高指示
我们应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
关于转发张家口地区革命委员会
《关于遵守时间的规定》的通知
现将张家口地区革命委员会《关于遵守时间的规定》转发给你们,希各级革命委员会、革命三结合领导小组和各革命群众组织经常检查,并保证这一规定认真贯彻执行。

  张北县革命委员会
  一九六八年二月十三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高指示
我们需要的是热烈而稳定的情绪,紧张而又秩序的工作。

张家口地区革命委员会
关于遵守时间的规定
68)第16
新生的各级革命委员会,是一个革命化的领导班子,首先应该大学解放军,大兴三八作风,树立雷厉风行,严肃紧张的革命新风尚。使全体工作人员始终保持旺盛的斗志,以便更好地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全面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再接再厉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为此,地区革命委员会就遵守时间问题,作如下规定:
一、一切工作部门的工作人员要树立高度的时间观念,严格遵守学习、工作、会议时间。特别是各种会议,一定要按规定时间开会,过时不候
二、影剧院和文娱晚会也必须按规定时间开演,任何人不得以等人为理由推迟开演,浪费观众时间
三、各级革命委员会的领导干部和各群众组织负责人要以身作则,注意培养革命新风,并应指定专人经常监督检查,保证这一规定贯彻执行。

一九六八年二月七日



2018年2月12日星期一

1968.2.12合肥军管当局通知做好流行性脑膜炎防治工作

通知说防治脑膜炎是重要政治任务,是执行毛泽东三年前关于卫生工作指示的行动。预防的办法是保持室内空气流通、注意个人卫生晒被褥、锻炼身体。对长丰县的流脑病人要求就地隔离治疗,不得向外地转送以免扩大传播和减少死亡。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31-037

2018年2月11日星期日

1968.2.11南华早报:世界期待中国的反应

The world intrudes: EYE ON CHINA
by 'China Watcher'
South China Sunday Post - Herald (1950-1972); Feb 11, 1968;
ProQuest Historical Newspaper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pg. 6

这篇评论对比了苏中两国对于近来发生的两大事件的不同反应:朝鲜劫持了美国侦查船Pueblo号,引发举世瞩目的外交、军事危机;南越共产党武装袭击西贡,甚至占领美国驻南越大使馆。
对于朝鲜事件,中共迟迟不表态,几乎不在乎,对于南越事件中共则大肆赞扬、鼓吹武装斗争的意义,声称会继续支持越南人抗击美国,反对和谈。
苏联在朝鲜事件上积极反应,做调解;在越南问题上既表示支持越共,也希望美越能迅速进行和谈。
评论员说中共的掌权派(军方和温和派官员)目前只把注意力放在加速成立各地革委会、稳定地方秩序上面,对国际事务兴趣缺乏。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1968.2.10《广西联指报》第38号


《广西联指报》
广西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主办
1968.2.10. 第三十八号 (四版)
第一版:在接见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湖南班全体同志时中央首长(周恩来、康生、陈伯达、江青、杨成武、姚文元等)的重要讲话(下转第二版)
第二版:(上接第一版)中央首长讲话(下转第三版)
第三版:1.(上接第二版)中央首长讲话;2.社论《打倒派性 斩断黑手 将革命进行到底》;3. 《打倒派性 斩断黑手 实现和巩固革命的大联合 广西联指举行围歼派性誓师大会》;4.各地简讯:叛徒罗广斌展览会在北航展出、由中国制造的新式反坦克炮已在越南使用、李素文潜逃、为什么不点陈云的名、
第四版:广东“旗派”战士雷吼《这样多的干扰说明了什么,这样多的“内战”何时了!——对南宁市当前文化大革命一些问题的看法》




出处:浙江陆文光收藏

2018年2月9日星期五

1968.2.9张北县革委会通知召开学毛先进分子大会

文革中的新政权革委会建立后,往往把学习毛著作为鼓吹的首要任务,各地经常召开所谓“活学活用毛思想积极分子”的大会,张北县革委会就是这么做的。当时张北县人口似乎不到五十万,就要召开一个上千人的学毛大会。大会通知没什么,只是如何确定会议参加者的方法有点意思,通知要求不再按“条条”开会,即各系统(如教育、卫生、工业、农业等)不需要再开会推荐积极分子,而是只在各“块块”(即各公社)分别开会确定,县直单位的代表由县工代会、农代会直接组织确定。






出处:张北县档案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