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

1967.8.20合肥军管当局关于安徽大学八月十三日武斗的调查报告

这次武斗情节简单,结果也并不严重。安徽大学内造反派也分为G派和P派两派,不过占据学校的是G派,占少数的P派已撤到别的地方。但12军接替安徽军管后派出新的部队进驻安大,P派就想以给安大驻军送慰问信的名义侦查情况并贴大字报。但一者安大驻军没有安排好接待P派,二者P派秘密携带自卫武器进校(手榴弹、匕首等),三者G派在其他地方被P派杀了一些人很愤怒。所以当G派发现P派的武器后立刻收缴并开始武斗,最后还抓了两个人审讯。合肥军管当局事后的调查报告倒是很公正,首先承认这是部队安排不妥善的结果,然后G派、P派各打几板子。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5-022

1967.8.19苏联人声称收听到反毛的“解放军之声”电台

1967年8月19日,英国驻华代办Hopson回应英国驻美大使馆转来的美国国务院情报与研究局关于“共产党中国内的反对势力”的分析报告。Hopson说驻北京的俄国人也声称在中国西北部出现名为“解放军之声”的反毛电台,一个东欧外交官声称在夜间10点时41m波段收听到这个电台,干扰很严重,不是苏联办的冒名电台。

出处:英国外交部档案FCO21/12

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

1967.8.18杭州市革命职工委员会《杭州工人》第21期

第一版:1. 社论:排除干扰,把大批判运动推向高潮  2.杭州汽轮机厂革命造反总指挥部 胡宾、蒋贤才《怒斥刘贼》(下转第二版)
第二版:1.省委党校捍卫毛泽东思想战斗兵团抗大战斗队《驳江华“生产好政治就好”的谬论》 2.本报编辑部《杭州工人革命派支持你们(温州)》 3.温州消息 4.本报评论员《正确对待翁森鹤》
第三版:1.(北京)红代会“北京中医学院红旗战斗兵团、中国医大红旗公社”,卫生部“红色造反团、红旗战斗团”,健康报“延安公社”《关于柯老之死的初步调查报告(1)  2.死难烈士 永垂不朽

第四版:1.武汉《新华工》记者 《震惊全国的日日夜夜——陈再道的反革命叛乱和谢副总理、王力等同志脱险记》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1967.8.12蒋经国向美国提供中共筹备氢弹试验的情报

1967.6.17中共第一次进行了氢弹实验,取得成功。虽然当时是文革时期,中共丝毫没有减缓核武器开发的步伐,在第一次氢弹实验后积极筹备第二次氢弹试验(1967.12.24进行,但失败了)。台湾的情报分析认为共军是准备迅速进行第二次氢弹试验,时任国防部长的蒋经国对此感到不安,认为中共会借此大肆炒作,所以建议美国方面考虑对中共核试验提前发布措辞合理的预告,以减少中共舆论操作的空间。



出处:DNSA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1967.8.7浙江省联总《红色风暴》


文章包括:1.市无产阶级革命派和解放军隆重集会 热烈欢呼毛主席《炮打司令部》大字报发表一周年  2.跃马挥戈 痛歼刘贼  3.篡军反党集团头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德怀的部分罪恶  4.省军区政治部部分革命职工给造反派的一封信  5.坚决一边倒 倒向革命左派一边——我们参加支左工作的体会  6.龙潜代表浙江省军区党委作关于在支左工作中所犯错误的检讨报告(初稿)  7.真正的铜墙铁壁——温州人民与造反派共同战斗的故事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1964.8.6合肥市突击查堵粮贩和灾民扒火车

时值夏粮收购和水灾期间,安徽省内火车尤其是货车上出现很多人扒车贩运粮食或出外逃荒。显然情况已经非常严重,所以安徽省政府直接指挥合肥市政府调动近400人,在1964.7.31早上突击检查了三辆货车,查堵到1875人扒车,其中509名灾民。有1327人携带粮油等物资贩运,所携带粮食达两万八千余斤,其中4200斤被没收,其余两万四千余斤被依照官价低价收购。但这种有震慑力的大突击只搞一次,此后就转入经常性查堵,效果不会太好。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5-01-047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