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5日星期六

1967.4.15安徽省外贸局合肥公司给合肥搪瓷厂关于汤盆检验的函

虽然合肥商品检验局不再办理汤盆的检验授予,但为保证出口质量,搪瓷厂要自行进行检验,合肥外贸公司进行抽检。至于出口水桶仍需报商检局检验。这份档案可部分佐证昨日中情局对中共外贸受到文革乱局冲击较少的判断。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9-01-0036-037

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1967.4.14中情局每周汇总

文革和恶化的对外关系似乎没有影响中共去年的外贸结果,进出口总额估计达到42亿美元,同比增加一成。同自由世界的贸易占中共外贸的7成和增长的绝大部分。中共进口最多的商品是从加拿大和澳洲买的近4亿美元粮食,出口最多的是农产品近10亿美元。

出处: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1967.4.13北师大《井冈山》批刘少奇

头版社论说批判刘少奇的《修养》要服务于解放干部、建立三结合的领导班子,以巩固夺权。第四版以贫农出身的大学生胡某如何“堕落”到反中央文革为例,证明《修养》的毒害。胡某出身贫农却娶了资本家的女儿,认定刘的势力有半个党那么大就坚定保刘。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1967.4.12莫斯科电台批判中共讨好西方帝国主义

西德报纸称德国大公司的代表在北京受到热情接待,德国超越英国成为继日本、香港之后的中共第三大贸易伙伴,以至于西德大资本家要求西德与中共建交。苏联批评中共这么做损害中国工人的利益,所以加紧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勾结。



出处:1967.4.13,FBIS Daily Report

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1967.4.11浙江美术学院《红战报》批刘少奇

美院嘛,用了两版漫画批刘,不过艺术效果很一般。有个数据倒是惊人,1962年后四年内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就发行近一亿五千万册,怪不得毛泽东要费那么大劲消除刘的影响,包括更卖力发行各种毛的垃圾。另外第四版《彻底揭穿刘少奇叛徒集团的黑幕》一文刊登张闻天的交代,称张未将1936年刘少奇请求准许北平监狱关押的中共党员自首以出狱一事交给毛泽东商量,是张自行批准刘的请示。





出处:陆文光收藏

2017年4月10日星期一

1967.4.10周恩来对天津各派代表的讲话

周说是毛发现了开代表会议以促进联合的办法,于是北京市先后开大学、中学、工人和农民的代表会议,之后成立北京市革委会。天津学北京,还多开了一个干部会,这就是英国外交官3月21日报告到天津发现各部门开会之由来。http://communistchinadoc.blogspot.com/2017/03/1967321.html






出处:天津文革史料第二輯叢刊-第三冊

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1967.4.8安徽省军管会合肥市工委组织机构、分工及打算

工委由安徽省军区下属独立一师、二师、合肥人武部派人组成,首先接管石油库、省市银行、粮库、火车站和八个局(公安局、商业局、工业局、粮食局、物资局、手工艺局、邮电局、交通局)。全市四百多个单位需要各派军代表1到3名,但军队干部不足,缺三到四百名。
工委倒还不错,一开始就请求省军管会不要克扣长丰县灾区回销粮五百万斤。县里原请求4700万斤,但省里只同意给4200万斤,就这还不算,又把供应成品粮改为供应原粮,这样实际就又减少500万斤。



出处:合肥市档案馆012-01-0002-004